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鸠媒》 字母文 鸠媒LOLI控

更新时间:2019-11-18 08:35:01

《鸠媒》  字母文 鸠媒LOLI控 连载中

《鸠媒》

来源: 作者:沈君行 分类:现代言情 主角:陆恕,孟绯

火爆新书《鸠媒》是沈君行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陆恕,孟绯,书中主要讲述了: 地府城破,魑魅魍魉横行,阴阳混乱。人间百姓劫难求生,万鬼时代来临。 乱世中,天师应运而起。慧眼通阴阳,破邪妄。以青柳道长为尊,于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地府城破,魑魅魍魉横行,阴阳混乱。人间百姓劫难求生,万鬼时代来临。

乱世中,天师应运而起。慧眼通阴阳,破邪妄。以青柳道长为尊,于西北源城建天师府,后更名为青柳城。

天师驱鬼,捉鬼,渡鬼,杀鬼。平衡阴阳,游走地府,护人间安定。

青柳道长为第一代总天师,亦是第一位尊者。道长百年身死后,总天师之位由能者居之。

往后一千五百年,阴阳混乱得已控制。而人间以天师为尊,各州各城,皆有设立天师府分衙。

史称天师时代。

——《阴阳杂谈》

冬月末的青柳城是红色的。

再多的对联,福字,甚至是鞭炮的烟火气都无法遮掩鲜血的颜色与气味。几乎每日都有新鲜的尸体带着破衣血水从天师府内被人抬出来,再随意往城北的乱葬岗一丢。

死的人里有普通平民,更多的却是天师。

城内城外的人现在都绕着乱葬岗过,更因为惧怕触了天师府的霉头,没有人敢去收尸,只能任凭野狗与黑鸦随意吞吃啄食。不过短短几日,那些常年骨瘦嶙峋的野狗被养的膘肥体壮,黑鸦的羽毛也都是油光水滑。

所有人都在议论,总天师陆恕已经疯了,他不再是受人尊敬的天师府的主人,而是一个被恶鬼转化的夜叉。他毁了颇有盛名的七术天师的眼睛,甚至杀了自己最信任的下属不渡天师孟绯颜。

青柳城,包括整个天师府人人自危,也都各有打算。这个新年注定没有欢笑,谁也安生不了。

冬月某个深夜,人人避之不及的乱葬岗那,有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爬了出来。带血的烂肉,残缺的尸块,从她身上滑下。她身上脏污,眼神却尤其清明,外围啃食的野畜都戒备地望着她。她不予理会,很快纵身消失于夜色中。

她一路隐藏行踪,最后到达一个远在青柳城外数十里的某间农家小院。匆忙洗漱,换了身衣服后,又是一阵奔波,最终到达目的地。

屋内很暗,门窗都关的严实,还拉上厚厚的帷布。这样阴暗的环境下,却连一盏油灯一支蜡烛都没有点。

沙哑的声音自黑暗中响起,“来的路上可有小心?如今你已是死人,千万不能暴露行踪。”

“我办事,你放心。”

“好,你带他走吧。办妥之后回来一趟,到时……你记得自称子非。”

“绯颜……不,子非明白了。”这个女人赫然是已经被总天师陆恕处死的心腹,不渡天师孟绯颜。

孟绯颜并没有多废话,很快就示意门外的几个人进来。门开启的一刹那,微弱的星光照亮了屋内一小块地方。

正中央放着一具上好的楠木棺,里面躺着一个年轻男人,他身形修长,双目处缠有白绫,仔细看胸膛还有起伏,并不是死了。黑暗中走出一个人,隐约只能瞧见他精致的鞋面和袍角。他亲手将棺木盖上,不多久几人就将棺木运出。

夜色还很长,不算凛冽的风却因为寒冷,吹在脸上犹如锋利的刀子让人疼痛。但寒风终究不是真正的刀,真正的刀是要冷过这寒风的。它必要见血,必要人命。

几月后,青柳城,天师府。

二月的天是冷的,残雪里只冒了点嫩绿的草尖儿,就这么点生机也被人一脚踏个稀烂。

那人套着一件黑乎乎的大袍子,只在行走间露了点绣着青色柳枝的衣角。他行色匆忙,呼出的白气就没断过,直到他在一间禁闭着门的屋子停下。

他很有节奏地敲了敲门,又喊了声:“总府大人,我是子非。”

一开口,才知道是个女人。

“进来。”

孟绯颜轻手轻脚地推开门,又细心将门关好。屋里生着炭盆,热烘烘的,她将黑袍子解下,又抖了抖上面的积雪。态度很随意,全然不像在屋外时那么恭敬。

“鱼已经送出去了,一切抖安排得很妥当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书案后坐着的男人搁下笔,抬起头露出一张俊朗的面容。他生的很好,又自有一种令人信服的气质。只是细看就能发现,他的眼神是不正常的犀利。宛如名剑生锈,美玉有瑕,令人惋惜。

孟绯颜皱着眉望他,“你的情况又严重了?我带回来的药你有按时吃吗?”

“没吃,我吃的多,他们的药也就下的更重。左右都是躲不过,实在捱不住的时候才吃些。”

陆恕又拿起桌上一本新的卷册,才打开却什么也看不下去。

“他的眼睛还好吗?”

“你是指什么?是有没有好好的瞎?还是能不能再好起来?”孟绯颜反问道,语气中不自觉地带上了点不满。

陆恕张了张嘴,没能说出来什么。

“他的眼睛是你亲自下的手,什么情况你心里最清楚。他的命有的是办法保得住,你这样……”

你这样还不如杀了他。

这半句话孟绯颜没敢说出来,陆恕的眼神已经变了,她怕说的更多要刺激得陆恕发狂,他发狂不是什么好事。

“你走吧。”陆恕拿起笔又放下,不经意间蹭到了砚台,衣袖上染了一大块乌黑。

孟绯颜望着他,她觉得陆恕是要难过的,因为他无数次伤害了一个他爱的人。但她完全看不出陆恕的想法,如果不是因为那点污渍,她甚至觉得陆恕是不在意的。

孟绯颜重新穿上黑袍子,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。她本来想打个招呼,后来又见陆恕低头书写的模样,还是悄无声息地走了。

她来的时候走的匆忙,走的时候依旧很急。

陆恕要她走,是真的走,再也不回来的那种。

也许天师府真的要变天了,陆恕还能活下来吗?

她想起了之前她偷偷送走的那个叫景瑜的人,原先他也住在陆恕的院子里。那个人丰神俊秀,一双眼生的尤其好,还是个很有潜力的天师。如果不出意外,他甚至有问鼎大天师的可能,成为与天师府总天师并肩的人。

但陆恕亲手毁了景瑜的眼睛,让景瑜失去做天师的资格。陆恕还要景瑜走,甚至也要她走。

她在陆恕还是大尊者弟子的时候就已经是他的属下,到如今陆恕已经在总天师的位置上都坐了五年。

他们是上下级,也是朋友。

她见证了一个少年如何成长为一个可靠的男人,甚至也见证了他是如何陷入癫狂的漩涡,对他所爱的人强取豪夺,弄得彼此遍体鳞伤。

她依旧忠心耿耿,因为陆恕是个值得追随的领导者。她从没想过离开,但今天过后,世上就再也没有不渡天师孟绯颜。

突然下起了雪,孟绯颜轻轻呵了口气,白色的雾气只存在了短短的一瞬。她最后望了一眼被雪拉远的总天师府。

也许陆恕真的要死了,但她还是希望陆恕能活下来。为了失去双眼的景瑜,为了不得不假死的她,也为了被药效折磨的陆恕自己。

找出背叛者,甚至杀了他或者他们。

怎么样都好。

被炭火烤的暖洋洋的屋内,一滴深色的血液滴落在翻开的卷册上,暗色的血与墨融在一处。

陆恕咳了声,连笔也握不住。

融雪三月某日,杀厄台。

陆恕跪在台上,一双眼无喜无悲地望着台下神色各异的众人。他想从那些熟悉的面孔中瞧出什么来,但只看到惊讶与冷漠。杀厄卫的锻银面具在正午的阳光下泛着冷光,宣书郎在一旁宣读有关他的一切罪行。这些罪名里有许多是连他都觉得陌生的事情,可他不想反驳。

杀厄台,杀大奸大恶之人,斩无法无天之鬼。它是天师府的处刑台,千百年来渴饮了无数鲜血。而今日杀厄台再启,由杀厄卫首领执刀,各地天师府分衙衙主观刑,只为斩他陆恕。他不再是总天师,他们叫他恶灵。

他闭上眼,许多记忆一拥而上。他生死不明的师傅,与自己携手前行的友人,还有自己同时交付脆弱和伤害的爱人。这些记忆都太快了,但依旧快不过杀厄卫的刀。

七七四十九刀,十刀禁魂,三十六刀封穴。最后两刀,一刀割喉,一入心脏。光与影的交错,血液顺着杀厄台的法阵刻痕缓缓汇聚在阵心。恍惚中,陆恕听见一声冷笑。他费力睁眼,却始终也瞧不清那人的模样。又蓦得有谁大喊:“你爷爷来也!”

当最后一丝光亮消失前,他瞧见有一袭红衣翩然而来,上绣的枭鸟好似要活了一样振翅欲飞。

是枭囚,这个爱折腾的鬼王不好好守着他的最爱书局卖书,又要闹什么了。

陆恕想,不,他再也不能想了。下一刻,杀厄台的法阵会将他懵懂的灵魂也绞杀,世上再无陆恕。

远方一间简陋的屋子里,有个俊秀的男人从黑暗中醒来,他下意识想睁眼,却发现再也没法睁开,疼痛刺激着他对所有事情的记忆。

他失去了双眼,他以为是个梦。他跌跌撞撞地从床上下来,却被凳子绊倒摔在了地上。

鲜红的血液从他破损的手掌流出。

屋外是细雨,整个世界都是黑的,冷的,没有方向的。

他想流泪,却连眼泪都没有了。

他是景瑜。

这一刻,他只想陆恕死。

精彩评论:

仙草,跟上一本限制级末日症候一样的仙草,癫狂而细腻的心理描写,处处透着不可名状的恐惧,克苏鲁味道十足。看了一些低星的评论,都在喷心理描写多、剧情推动慢之类的,半点克苏鲁都没提起过,我只想说,你们根本就不是这《鸠媒》的受众。好好去起点看小白文不好吗?三分钟一个装逼桥段爽完去打两把游戏睡觉多好,何苦憋的脸红头痛看一百章大呼垃圾还要写一百字评论?累不累。 一句话评语:秀色空绝世,馨香为谁传。作品取材、为叙事背景,引思辨为戏剧冲突背景,在“秩宇嚣宙”框架下,叙述同一空间横跨千年的历史兴亡和人生沉浮,试图从中探寻人性之于历史、道德之于变革及生命永恒的价值。主角(陆恕,孟绯)往复于现世与前世,寻找破解大劫的方法。在一次次得到与失去之间,反诸自身,领悟到诸行无常,一切皆苦——全书最终阐明的却是佛教性空说。《鸠媒》行文格调沉郁清雅,舒缓苍茫,如闻埙语,若幻若虚。三返大荒,仲尼处陈蔡之隘也,临溪见性,庄周凌虚以游无穷哉!上下求索,知三问而无为谓不答,非不答乎?正所谓:阅尽沧桑聊复尔,了无残梦上凌烟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