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娇妻入水:缘分相随》 精彩试读 娇妻入水:缘分相随总受

更新时间:2020-02-08 16:42:03

《娇妻入水:缘分相随》  精彩试读 娇妻入水:缘分相随总受 已完结

《娇妻入水:缘分相随》

来源: 作者:水中月 分类:现代言情 主角:白婳,舒崇昊

主角叫白婳,舒崇昊的小说是《娇妻入水:缘分相随》,它的作者是水中月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所以一时间发出来两声尖叫。 沈琉璃并没有被喷太多,先睁开了眼睛,就赶紧到白婳跟前,拉着白婳进厨房,打开水龙头。 “怎么回事,白欣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所以一时间发出来两声尖叫。

沈琉璃并没有被喷太多,先睁开了眼睛,就赶紧到白婳跟前,拉着白婳进厨房,打开水龙头。

“怎么回事,白欣去哪里了。”沈琉璃看着周围,并不见白欣的人影。

难道她就是恶作剧一样的,喷了她们两个人辣椒水后就走了。

真正洗眼睛的白婳,听到沈琉璃的话,马上抬起头,吃力的睁着眼睛,怎么有这么不好的感觉,白欣怎么会不见?

“琉璃,去看看小太阳在不在。”白婳颤抖着说。

听到白婳的话,沈琉璃也突然觉醒,自己同样有很不好的感觉,果然跑到卧室里,床上已经没有了小太阳的踪影。

“白婳……沈琉璃哭丧着声音,脸色难看的要命。

“不可能,不可能,她才刚刚走,我的儿子……”听到沈琉璃哭着叫自己,白婳已经明白,此时的白婳已经感觉不到眼睛的疼痛,只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谁挖走了一样。

白婳失控的说着话,就追了出去。

沈琉璃也随着白婳追了出去。

白婳和沈琉璃追到门口时,问保安。

“您刚刚有没有看到一个穿着牛仔裤,白色T恤的女生抱着一个孩子出去。”沈琉璃问着保安。

“刚刚就有一个,打了个车走了,刚走。”保安马上指着方向说着。

白婳没有听完保安的话便往路边跑去拦车。

“多谢您。”沈琉璃说了声谢谢后,去追白婳,她已经坐上了车走了。

痛,从来没这么痛过,白婳坐在车上心疼的就像刀在割一样,怎么自己就鬼迷心窍的让白欣进来了,昨天才刚刚被打过,今天就已经忘记疼痛,怎么自己就那么大意的相信了白欣的鬼话,怎么就连一点点辣椒水都忍受不了,只顾着自己,却忘记了小太阳还在,白婳看着前方的路,甚至开始有些绝望了。

“快点,师傅您再快点。”白婳一个劲的催着出租车师傅。

“小姐,你该告诉我去哪里,这一个劲的往前开吗?”出租车师傅看着红着眼睛的白婳,就知道应该是出什么大事了,正义之心在师傅的心中燃起,也使出了自己多年开车了技术,只是师傅没有目标。

沈琉璃也心急如焚,马上去车库取了车,庆幸自己早上在看手机时开的门,手机一直在口袋,但是白婳没有拿手机,现在联系不上,手机在口袋轻轻震动,沈琉璃皱了皱眉,看见是厉淳。

沈琉璃仿佛抓住了什么,今天的她是怎么了,反应如此迟钝,自己怎么就没有打电话呢。

沈琉璃又想到自己还没有通知舒崇昊,现在最应该知道的就是舒崇昊了。她知道白婳不想联系舒崇昊,但舒崇昊毕竟是孩子的父亲应该让他知道这事,而且现在的她是慌乱的,舒崇昊一定能做出最冷静的判断。

沈琉璃接通了厉淳的电话。

“厉淳,你现在听我说,赶紧通知舒崇昊,小太阳被白欣抱走了,具体情况一会儿再说,现在赶紧通知舒崇昊。”沈琉璃声音发抖。

“小太阳?白欣一大早的,好了我知道了,我马上通知,你们现在在哪里?”厉淳觉得不可思议,但是听到沈琉璃颤抖的声音,便知道事情不好。

“白婳已经打车去了,我没拦住,我现在也不知道她们往哪里去了,只是一直在顺着阳光路往前开。”沈琉璃简单的说明情况。

“好的,你不要慌乱,手机保存畅通,我有消息通知你,你开车小心。”厉淳安慰着沈琉璃。

沈琉璃一脸的紧张,看着那一路上的车辆不知该说什么。

但是现在自己最起码该相信厉淳的,他也一定有办法的。

白婳紧张看着师傅超过的或者前方的每一辆出租车,希望看到白欣和小太阳的身影,也看着这一路的路况,这是往市中心来了,车辆变得多了,司机师傅纵有再高超的车技也是不上劲了,白婳着急的同时,抬头便看见了,那座独特的高楼,在周围楼层的对比下,它高的离谱。

那是舒氏集团的大楼,白婳心里似乎有了直觉,白婳给师傅扔下钱,自己没有办法在车里等待,打开车门后便不停歇的往舒式集团的大楼跑去。

越接近大楼,白婳越是紧张,双腿已经开始打颤,但是自己却没有办法停下来,白婳害怕自己吃去一秒钟就见不到小太阳,想一想那种撕裂般的疼痛,白婳从来没觉得自己如此难受过。

“崇昊,你现在在哪里?”厉淳问道。

“我在公司。”舒崇昊简单的回答。

“孩子,孩子不见了!”厉淳的语气很急促,厉淳一直觉得自己是镇静的,没想到跟舒崇昊说的时候,内心是非常慌乱的。

舒崇昊有些激动,一下就站起了身,“你说什么!孩子怎么会不见呢!”

“你听我说,刚刚琉璃跟我说的,说是昨天的那个白欣抱走的,具体情况我也还不是很清楚,白婳也已经去追了,但是白婳没带手机,而且白婳已经有些发狂了,根本没等琉璃,自己就走了,我已经让警察去调监控了,这边应该马上就会有消息了。”厉淳声音有几分不可控制的慌乱。

“好的。”舒崇昊红着眼睛,挂了电话,走出办公室,就这样走进电梯,这一段时间舒崇昊身体僵硬,这么多年自己都没有过如此慌乱的时候,以至于没有注意电话响,刚刚从电梯下到停车场,还没开车就看见顾季气喘吁吁的跑来。

“有什么事情,你自己处理,我有事。”舒崇昊说我就启动车。

“总裁,等一等……我刚刚……看见太太来公司了,坐电梯……上楼了,我叫着……她,她也没有反应,眼睛……特别红,不是来……找您的吗?”顾季急忙说。

“什么时候?”舒崇昊马上熄火。

“我刚刚……在大厅里看见的,我叫她,没有……回应,我就打算……上去跟你说,结果刚刚上去……就……看见您准备下来,我给您……打电话您也不接,我就……一路楼梯……跑下来了,几十层啊!”顾季依旧喘不过气来。

他是看白婳和舒崇昊一个上楼一个下楼,万一错过怎么办。

“我知道了,辛苦了。”舒崇昊边走边说,和顾季上了专属电梯后,舒崇昊便按了顶层的键。

“总裁……要去……顶层?”

这时候舒崇昊的电话响了。

“崇昊,我有消息了。”厉淳电话接通便说。

“我知道了,你过来吧!”舒崇昊说道。

“你已经知道了?也对,就在你公司,你赶紧先上去看看情况,我马上就到。

“为什么要这样?”白婳的声音很平静,白婳跑道舒氏集团的顶楼,便看见白欣抱着小太阳,站在边沿处,她这是在等自己呢,所以白婳便放心了,只有她的目标不是小太阳,就还有回转的余地。

即使是夏天,在舒氏集团这样的高楼上,依旧风呼呼的在耳边作响。

“你问我为什么?”白欣的声音有些苦涩,还带着些许哭腔,白婳正想问什么,她又开口了,“你知道舒谦爱你,你不爱他却不拒绝他,还整天跟他腻在一起,让他离不开你,你有顺势和舒谦的小叔舒崇昊在一起了,舒谦他是一个男人,你这样对他的打击多大你知道吗?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,你知不知道因为你,舒谦甚至不要了我跟他的孩子,他让我打掉,但是我怎么舍得,那是我的孩子,但是……到最后,还是你,是你退了我,是你害死了我和舒谦的孩子,白婳你知道你的罪孽有多深重吗?你还不如杀了我算了。”

“我跟舒谦的事你不明白。”被白欣莫名说的有些心虚,白婳竟有种自己错了的感觉,尤其是对于那个白欣未曾面世的孩子,白婳心里愧疚着。

“我不明白?我跟你从小长大白婳!你总自以为是的以为自己是对的,总觉得自己善良,都是别人亏欠你,我怎么了,我就是看不惯你过的好的样子,我就是讨厌你,你现在又把我的舒谦藏起来,你还我的舒谦,还我的孩子”白欣有些激动,白婳已经感觉到她的疯狂,看着她的位置,看着她就那样随便抱着小太阳,白婳的心也随着颤抖。

“白欣。”白婳慢慢靠近白欣。

“你别叫我!我已经忍了你很久了,本来我不想说,你非要逼我,我爱舒谦,对,我爱他,我爱他很多年,从第一眼看到他,我就爱上了他了!但是为什么舒谦一直放不下你,为什么他总是对我视而不见,对我的爱视而不见,白婳你已经又了舒崇昊了,你把舒谦的心还给我吧!为什么什么都让你得了去,你不仅进了舒家,还顺利生下了孩子,现在你的亲生父亲都回来了,是声震四方的厉霄,你是不是很开心,你竟然这么好命。

为什么我做了这么多,最好都是我在失去,我失去了孩子,我被舒家唾弃,失去舒谦,还被绑架,被强女干甚至失去我们的公司,我的父亲,为什么!”

“白欣。”本来质问她的心情被白欣的控诉弄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,白婳心里很难受,尽管她不想承认这些事实,但的确是真的,最近发生的的这些事情,白欣的遭遇确实很糟糕。

“白欣,你说的对,但是这些事情都不是我能选择的,我现在什么处境你也看到了,没有你说的那么好,你不用嫉妒我,我不是好命,甚至我每天都活在纠结于痛苦中,这些跟不懂事的小太阳没有关系,你不要伤害他,你放下他吧,我过去,你有什么不能解决的,都冲着我来吧!是我不是吗?你恨的人是我,我现在就走到你跟前,你放下他吧!我任由你处置,都到了现在这一步了,我也无话可说了,我只

精彩评论: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水中月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白婳,舒崇昊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水中月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娇妻入水:缘分相随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白婳,舒崇昊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