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《草头郎中》葵去掉草头读什么 第十章 尸起生变 草头郎中总攻

《草头郎中》葵去掉草头读什么 第十章 尸起生变 草头郎中总攻

发布时间:2019-10-09 16:40:50编辑:百小白来源:小说作者:青衫司马 状态:已完结

《草头郎中》是青衫司马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,内容新颖,文笔成熟,值得一看。《草头郎中》精彩章节节选: 老李头说完,拜了拜“铁拐李”的神像说:“祖师爷保佑,苍天有眼,不灭我门。那么保佑我平安盗来‘棺材菌’。” 李卢看到红纸左侧写着“

草头郎中

推荐指数:10分

《草头郎中》在线阅读

《草头郎中》 免费试读


老李头说完,拜了拜“铁拐李”的神像说:“祖师爷保佑,苍天有眼,不灭我门。那么保佑我平安盗来‘棺材菌’。”

李卢看到红纸左侧写着“李冉”二字,下面是一行八字。他依样在右侧写上“李卢”和自己的生辰八字。李卢一边提笔写,一边疑惑地问:“棺材菌不是长在棺木上的菌类吗?采菌有这么危险吗?”说完,李卢也已写完,将笔搁下。

老李头摇摇头说:“黄毛小儿不知天高地厚。方才,我说过‘棺材菌’只在传说之中,尚未有人见过。若是长在棺木之上,怎会无人见过?那‘棺材菌’非是一般肉芝菌菇。乃是死者怨气所化,含于尸体口中。传说此物,通体洁白,生性极寒,宛若一粒明珠。浑圆七寸。虽无起死还生之效,却也有解百毒之功。亦可防止尸体腐烂。”

老李头将一切安顿好,借着月色出了义庄,直往后上而去。李卢坐在木宛交上,将短剑放在供案上,心中默念:“祖师爷保佑!”静等师傅回来。

清末民初。天灾人祸接连不断。世道难,人心乱,不少不肖子孙早就起了老祖宗的主意。后山的许多古墓都被盗掘一空。那些人为了避祸,卷了财就逃往他乡,隐姓埋名。当时,四处兵荒马乱,衙门也拿他们没办法。

民国成立后,乡公所只好将一些散落的古尸古棺清理后,都摆在后山一个山洞里。只有清明,才来祭祀一回。盗坟掘墓是要折阴寿的事,于是老李头决定先去山洞碰碰运气。

老李头点燃一盏“燧心灯”,擎在左手,右手握着“戬孽剑”的剑柄,随时准备应对不测。山洞里很阴湿,岩石上爬满着青苔、地藓。洞顶皆是藤蔓虬枝。进入主洞厅,洞里摆着大大小小几口棺椁。老李头依次打开一口口棺盖,检查尸体骨。这些几百年的古尸大都成了朽骨,根本不可能存在“棺材菌。”抑或是,世上本没有此物,不过一传说而已!

时间紧迫,已不容许老李头将二十几口棺材一一打开检查。他停下来,开始思索。突然,他想到几年前被人盗出来的一具棺木,或许其中就有“棺材菌。”那具棺木被停在山洞西南侧。它是宋代一位杨姓大将的。

据说,当年这位大将南征北战,立下不少汗马功劳。不过,当时皇帝听信奸臣谗言,污陷其欲起兵造反。皇帝念其多有战功,于是,赐他毒酒一杯,全尸而死。无奈,杨姓大将含怨,饮毒身亡。事后,皇帝后悔,赐其还乡厚葬。谁知灵柩路过村庄,停止不前,于是众人便是将其埋葬于此。既然他是含怨而死,那么怨气化成的“棺材菌”很可能在他口中形成。此念只在老李头脑中一闪,他就不及细想,直奔山洞西侧而去。

杨姓大将的棺椁已被当年的盗贼损坏。现在这口棺材是村庄里出钱为其打的,还是老李头亲自钉的“七寸钉。”老李头将“燧心灯”摆在地上。他撬起棺钉,双掌推往棺盖,扎开马步,丹田用气,大唱一声,一把推开棺盖。再一使劲,棺盖被缷到地上。棺中的身尸体栩栩如生,果未腐烂。他身上穿着一件大红蟒袍,腰系玉带,足蹬朝靴。老李头心中大喜。料想尸口之中一定有“棺材菌”。因为尸体口含“棺材菌”还尚不会尸起。老李头从招文袋中取出红线,扯下一截,压在尸体脚腕上。这捆红线用朱砂混合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的男童的半碗血染成。可以辟邪。压在尸体脚腕处,可作“绊鬼绳”。

老李头打开黄阳伞,左手拿着,挡住照在尸体脸上的月光。防止待会取出“棺材菌”时,尸体受月光而尸起。他用右手一托古尸枕骨。古尸下颔一张,口中吐出一口寒光,一股寒气扑面而来。他迅速伸手取出“棺材菌”,才从口中取出。手指便觉得一阵冰寒,一股寒意袭遍全身。他全身一抖,黄阳伞落到了地上。月光倾泻到古尸脸上,脸色惨淡,阴森。只听得棺中一声巨响,老李头大叫“不好,尸起了!”

所幸,老李头在棺中下了“绊鬼绳”。古尸才未飞跃而出。老李头已趁此间隙,将“棺材菌”放入招文袋中,抬起黄阳伞。便向洞口跑去。他才出洞口,便闻后边“咔啦”一声闷响。古尸竟撞穿棺材底爬了出来。老李头不敢回头,只是一个劲地拼命往前跑。他才跑出洞口三五米远,就感到身后有一股疾风朝自己卷来。他来不及累索,将黄阳伞撑开,遮住身子,就势往下一蹲。

“嘭!”老李头双手一颤,虎口被震得生痛。他知道是古尸撞到了黄阳伞上,并跌倒了远处。他站起身子,向前望去。一团黑影正匍在不远处。身子微微颤动着。老李头用黄阳伞遮住前胸,右手迅速伸入招文袋中,摸出“天罡连珠弩”。他趁古尸还未发起二次进攻,抬手射出一支弩箭。“当!”一声脆响,火星四溅。他心知那古尸必定是外罩锦袍,内穿颚甲护身。

不待喘息古尸已飞身向老李头扑来。老李头大呼一声“不好!”他将连弩慌张塞入招文袋中,双手握住伞柄,将伞往前一推两褪一前一后分开。一代宋将,久经沙场,气力本已不凡,死后化僵更是力大无穷,怎是李老头这等凡夫俗子可以抵挡。古尸刚撞上伞面,老李头便觉两旁酸痛,胳膊一屈,双手向里一缩,伞柄死死顶住胸口。他被抵得连连向后退去,毫无招架之力,直退了数十米。

当老李头的背撞上一棵大树,这冲劲才算完全散去。古尸现在正在老李头面前,此时老李头胸口闷痛心中无比惊惶,口里一甜,咳出一口血来这才好过些。宋代古尸被取出“棺材菌”后,尸体少了寒气护守,已迅速变化。方才栩栩如生的脸庞,此刻已变得乌黑。两颗獠牙伸出口外。眼眶里空空的,没有眼珠。一双枯瘦的手散着黑气,指甲有两寸来长,甚是恐怖。老李头发现方才射的那支弩箭虽未射进古尸皮肉,但也死死卡在肩头处。足见这连弩的威力不小,弩箭的尖利。古尸怪嚎一声,抬起双臂,又做欲扑之势

老李头将黄阳伞往身边一撤,右手拔出背上的“戬孽剑”,就向古尸胸前劈去。古尸将身往后一纵,欲以躲避。一道寒光在其胸前一扫,划破了罩在外边的锦袍,露出里面的金甲。老李头从招文袋中胡乱摸了一张黄符,不及细看,就冲古尸丢了过去。“呼!”黄符落到了古尸身上瞬间燃起了一道火焰。老李头知道这是一道“赤炎符”。锦袍顷刻之间被引燃起来,古尸忙用双手奋力将其撕碎,几片碎布迎风飘舞,古尸身穿金甲,高大魁梧,不减当年威风,看得老李头一阵阵战栗。心中虽俱,可老李头手上一点也不敢迟疑,左手伸进招文袋里摸出连珠弩,对准古尸的头便射出一箭。

“嗖。”这支弩箭生生钉在了古尸空空的眼眶里。古尸痛叫一声,抬起右手一把将弩箭拔了出来。随着弩箭的抽出,带着一股绿色的尸酸。尸酸溅到地上,顿时升起一股浓烟,溅到尸酸的花草立刻发黑枯萎。弩箭上沾染的强烈尸酸竟将玄铁的箭头都腐蚀了。古尸发了狂一般,大嚎着挥舞双臂。向老李头冲来。老李头一边向一旁躲闪,一边又发出一支弩箭。

这一箭射得有些偏,擦着古尸的脸颊而过,带走一块皮肉,随后绿色的尸酸不断涌出来。流遍了古尸的半边脸。浓烈的酸味充斥着老李头的鼻腔,他感到自己的胃里一阵翻腾这是,古尸彻底发狂了,嚎叫着,急速向老李头奔来。老李头来不及反应,便被古尸一把揪住胸前。用力摔在一颗大树上。他挣扎着爬起来喷了一口血,连珠弩已被撞落在树边。

《草头郎中》 精彩点评

群像。(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,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,成长也许很曲折,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)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,就凭这个卷首语+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“国足都能出线,你还有什么不可能”,我就要强推这《草头郎中》,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。edit:情怀用力过猛-1;部分情节文青虐主-1;超出作者(青衫司马)圈子的部分略失真-1;校园生活活灵活现+1;脑残反派比例少+1;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+10086

草头郎中

作者:青衫司马类型:古代言情状态:已完结

群像。(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,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,成长也许很曲折,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)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,就凭这个卷首语+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“国足都能出线,你还有什么不可能”,我就要强推这《草头郎中》,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。edit:情怀用力过猛-1;部分情节文青虐主-1;超出作者(青衫司马)圈子的部分略失真-1;校园生活活灵活现+1;脑残反派比例少+1;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+10086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