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一品侯爵》一品侯爵女主角 kuso 一品侯爵T吧

更新时间:2019-04-26 00:12:00

《一品侯爵》一品侯爵女主角 kuso 一品侯爵T吧 已完结

《一品侯爵》

来源:阅文集团 作者:南云二十一日 分类:历史 主角:李沐,云琪

经典小说《一品侯爵》由南云二十一日所编写的历史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李沐,云琪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朝鲜汉城,绫阳君府。 此时李倧家的后院里正是一副热火朝天的模样,大量的宫女和小太监来往穿梭,忙碌无比,而在中庭的水井边,李沐和李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朝鲜汉城,绫阳君府。

此时李倧家的后院里正是一副热火朝天的模样,大量的宫女和小太监来往穿梭,忙碌无比,而在中庭的水井边,李沐和李倧两人正甩开膀子,抡起大木槌,狠狠的往一个木质的盆子里砸过去。

仔细一看,盆中放着细腻粘稠的糯米,熊成站在一边,不时往盆里倒点水,搅和均匀,然后站起身来,让两个抡锤子的力士继续工作。

“云琪,这打糕可是我们这里特有的美食,平时也是能享用,但却是不如自己动手的吃的更香甜。”李倧得意的跟李沐介绍道。

李沐只是用力挥动着锤子,不知道在思忖着些什么,像是没有注意李倧说的话。

眼看着就要过年了,朝鲜在文化习俗上基本和大明相同,只是相比起来,中国人过年更喜欢包饺子,而朝鲜人倾向于做打糕。

天启元年眼看着就要过去了,再过几日,就是农历新年了,不知不觉,两个月过去了,也不知道锦州城内现在怎么样,李沐离开宁远伯府之后,家里连一个成年的男人都找不到,怎么撑起偌大的门楣。

更不知道,远在四百年后的父母亲人,那个年代的李沐还在吗,如果还在,那他自己又是谁呢。

李沐不觉想的出了神,直到听到一声惨叫,“啊!”吓得李沐浑身一哆嗦,一下子回过神来。

一低头,看到熊成正抱着自己的左手,在地上到处打滚,嘴里还不依不饶的骂道:“李云琪你瞎不瞎啊!我手还没拿出来你就下锤子!哎哟,疼死小爷了。。。”

“啊,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对不起,失误,嘿嘿,失误。”李沐不好意思的赶紧赔笑着说。

李倧看到李沐发呆,于是凑上前来,低声笑着对李沐说:“云琪啊,你老实说,是不是想我妹妹了?这丫头刚才还在这里跟清城郡主聊天呢,结果硬是拉着清城郡主去尚衣院看什么衣裳,不知道这丫头又有什么鬼点子。”

李沐只好心中苦笑一下,不知为何,对于没有为李妍儿制一件衣裳,似乎心中颇有些愧疚的感觉。

“明露郡主冰雪聪明,朝气活泼,正是殿下的福气。”李沐中规中矩的回答道。

李倧看李沐硬要死端着,心中也是暗笑不已,谁不知道李妍儿看的那件衣裳是李沐亲自设计的,不过李倧以为是李沐送来给他的妹妹的,所以李妍儿才那么上心。

李沐三人做了半晌打糕,热的是满头大汗,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,于是就放下手中的活计,三个人跑到后厢房的浴室中。

一般来说,在这个年代,因为缺乏保温设施,洗澡有的时候都是使用木桶,然后临时准备热水灌入其中,大部分家庭也没有浴室,都是在卧室中置浴桶洗澡。

但是似绫阳君这样的权贵府邸自然不一样的,不仅有常备的热水房,有专司烧水的下人,更是有着用条石精心打造的浴池,三人脱下衣服,一滑就溜进了盛满热水的池中。与此同时,门外服侍的宫女鱼贯而入,端来糕点和米酒轻轻放在三人的手边,然后将各种花瓣和香料轻轻撒入池中,更有几个宫女在房间四角点燃安神香,一时间屋内香气弥漫,直让人有一种想睡觉的感觉。

整个过程不过几息的时间,却见那些宫女裙摆不乱,发髻微动,腰间的铃铛都没有一丝声音,让李沐心中赞叹不已。而熊大公子和李倧好像已经习以为常,只是躺着享受着,并没有有什么感觉奇怪的。

李沐摇头叹道:“阶级啊,腐败啊。”一副圣贤悲悯天下的样子,看见一个宫装女子把米酒送到他的手边,于是轻声用自己仅仅会的几句朝鲜语说了句“谢谢”。

那女孩儿明显一阵慌乱,好像没有想到李沐会说谢谢,腰间铃铛一阵晃动,发出一阵好听的声音,但是在安静的浴室中一下子惊醒了所有人。

李倧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,睁开眼睛望着那个女孩儿,用朝鲜语厉声问道:“你是怎么搞的,真是没有规矩!在我府上这么多年,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吗?要你有什么用!”

李沐听不懂李倧说了什么,却见到那个女孩儿似乎吓坏了,赶紧匍匐的跪到地上,不住的磕头,嘴里不知说了什么,像是饶命之类求饶的话。

李沐知道自己好心做了坏事了,赶紧制止李倧道:“殿下,这件事情无关这位姑娘,是我的错误,还请殿下谅解。”

李倧只是阴着脸,淡淡的说道:“云琪不必说,都怪这贱婢扰了我们好好的兴致。”然后用朝鲜语向门外吩咐道:“来人,把这贱婢拖下去,乱棍打死。”

熊成也没有说话,眼中也只是一片淡然,似乎在他眼中并不觉得有什么稀奇的。

但是李沐接受不了啊,看门外推门进来几个健壮的仆妇,拉着女孩儿就要出去,再看熊成和李倧冷冽的目光,心中不觉得一阵心寒,这就是阶级,这就是权力,门阀,这是个森严到极点的等级社会,高等级的人们对底层生活的普通小民具有生杀予夺的权力。

自己若不是穿越到世袭宁远伯府,是不是也是被人拖出去打死的命运呢?

“慢着。”李沐出手制止了两个仆妇,向李倧抱拳道,“殿下,是我见这女孩儿看上去伶俐可爱,我在朝鲜停驻期间,未有家中婢女相伴,起居多有不便,就请殿下把她送给我吧,云琪不甚感激。”

李倧似乎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李沐,用朝鲜语冷冷的对那女孩儿说了几句话,女孩儿立刻忙不迭的点头,无论做什么,总比乱棍打死的下场好不是么。

“云琪既然喜欢,那就算是这丫头的福气。”似乎意识到既然把人送给李沐了,再喊对方贱婢就太刺耳了,于是就改了口。“这女孩儿的名字在汉语里的意思是安静的姑娘,平素里也是规矩人儿,现在既然给你了,等过会儿我让人把这丫头的卖身契给你送过去。”

“安静的姑娘。”李沐仔细打量的一下这个女孩儿,却见女孩儿身量并不高,但是生的清纯可爱,更有一头让人惊叹的长发,看上去不到二十岁的年轻姑娘,长发已经过了纤腰,却不知是不是经常打理的关系,秀发如同镜子一般,仿佛能照出人影来。李沐至今也是见到了两位绝色美女了,却也没见过这么美丽的长发。

“既然你是个安静的姑娘,就叫你伊宁吧。”李沐说道。

李倧用朝鲜语翻译了一遍,女孩儿,不,现在要改叫伊宁了,伊宁再次跪下,一头头发像是黑色的水晶一般滑落到地板上,不断的说着约莫是感谢的话。

李倧用朝鲜语说了一大堆不知是什么的话,间或能听懂几个“听话”“努力”之类的词,其他的李沐却是无论都不认得了。

话刚说完,李沐就感觉到伊宁的身影靠过来,一双柔夷毫无预兆的按到了李沐的肩膀上开始轻轻地揉捏,长发搭在李沐赤裸的肩膀上,散发出一阵木槿花的花香。

既然以后是自己的侍女了,李沐也就受之无愧了,他知道自己如果不让伊宁这么做,肯定会加深姑娘的恐惧。

这一场小风波很快就过去了,躺着舒服的很的李沐都快要睡着了,却听到李倧突然开口道:“云琪,我们已经决定了时间了。”

李沐听了这句话,一下子睡意全无,一看熊成紧闭的眼睛,不确定他睡没睡着。

“不用担心伯功,没事的。”像是知道李沐心里在想什么,李倧示意不用瞒着熊成,他知道也好,不知道也可。

至于伊宁。。。她根本听不懂。。。

“今年的新年朝会也没几日了,朝会当天,宫城戒严,百官云集,内三厅和捕盗厅要在城中巡逻,兵力大大分散,没有比这更好的时机了。”李倧沉声说道。

李沐想了一会儿,自己在朝鲜逗留已经一个多月,建奴应该已经反应过来了,一定已经准备了和朝鲜的交涉,或者说,甚至与朝鲜的交涉已经在进行中了,只是光海君严密封锁了消息,光海君再不济也终究是大明册封的朝鲜王,这点事还是可以做到的。

事不宜迟,必须尽快动手!李沐暗暗决定道。

“现在我所虑者,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。”李倧忧心忡忡的说道。

“殿下但说无妨。”李沐奇怪的问道,计划了这么久,一切都准备好了,剩下的只能看天意了,还有什么可考虑的呢。

“我所虑者,非在朝鲜,而在大明。”李倧担心的说道。

大明?李沐心念急转,瞬间明白了李倧的意思,政变夺位固然重要,怎么取得大明的册封更加重要,甚至比起夺取王位,如果能取得大明的册封,在宗主国强大的气场下,逼迫光海君直接退位也不是不可能。

历史上,李倧政变成功后,大明对于他的行为非常恼怒。负责节制朝鲜的登莱巡抚袁可立第一个就表示了明确的反对意见:“看得废立之事,二百年来所未有者,一朝传闻,岂不骇异。”大明拒绝承认绫阳君的合法地位。

于是仁祖二年(1624年),即李倧当上朝鲜王的第二年,将军李适发动叛变,废掉仁祖,以其叔兴安君李瑅为新君,史称李适之乱。

这一刻,李沐突然感觉到一股深深的担忧,也有一种昂扬的自豪,生我养我的祖国,在这个年代是如此的强大,是整个亚洲地区所有民族的标杆,“凡言属国者,存其国号而属汉朝,故曰属国。”大明有五十多个藩属国,每年都要向中央朝觐,送礼物,称为纳贡。

大明册封各国的国王和王室成员。如果表现不好,作为惩罚,就不让这些国家送礼物。。。

精彩评论: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南云二十一日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李沐,云琪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南云二十一日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一品侯爵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李沐,云琪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《一品侯爵》 免费阅读章节

相关内容推荐: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